包揽全球75%进口!中国为何进口天量铁矿石?

  • A+
所属分类:专业体育动作

没有钢铁的现代生活是无法想象的。生活中我们习以为常的东西,从房子、桥梁、汽车、飞机到家电,不是由钢铁制成的,就是借助钢铁生产出来的。而铁矿石又是炼钢的核心原材料,生产1吨生铁大约需要1.6吨铁矿石,所以铁矿石的重要性不用多说。

如此重要的工业原材料,我国的储备情况怎么样呢?其实,我国的铁矿资源总量非常丰富,位居世界第四,仅次于澳大利亚、巴西、俄罗斯。但与此同时,我国又是全球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一年进口了全球75%的铁矿石,铁矿石供应长期掣肘于其他国家。

那么,在国内资源丰富的情况下,为什么中国还需要进口那么多铁矿石呢?对于解决进口依赖,有没有什么良方?

首先需要明确的是,同一种资源也是有优劣之分的,铁矿石则主要按照含铁量,也就是“品位”,分为富矿(含铁量50%以上)、低品质矿(35%~50%)、贫矿(25%~35%)和超贫矿。

再来看全球的铁矿石分布和品位,从储量上看,我国的铁矿石储量位居全球第四,为200亿吨,但品位却很低。简单来说,就是看着挺多,但能用的很少。我国是贫矿多、富矿少的典型,贫矿石占全部矿石资源储量高达98.8%,铁矿石平均品位仅为35%,远远低于巴西的52%和澳大利亚的48%。

我国铁矿的开采还非常费劲,大多都深埋地下,需要打井开挖,面临着环境、安全、土地等多重约束,开发难度高。由于贫矿多,铁矿石挖出来之后,还需要采取破碎、研磨等方式制成铁精粉才能使用,这些工艺费时费钱,进一步拉高了我国铁矿石的成本。反观澳大利亚、巴西的铁矿石大多富集在地表,开采容易得多,资源禀赋和我们不在同一个水平。

实际上,在技术进步等因素的推动下,中国的铁矿石产量在过去数年已经有了大幅增长。1949年,中国铁矿石产量仅为59万吨,1960年突破1亿吨,2018年,中国铁矿石产量达到5.88亿吨。但由于品位低,远远无法满足中国国内的需求。

从需求端的炼钢来看,在我国经济高速发展的背景下,我国钢铁需求也一路飙涨。2010年,我国的粗钢产量为6.27亿吨,到2019年,这个数字已经上涨到9.96亿吨,增幅高达58.9%。中国也是世界钢铁工业的扛把子,2017年,中国粗钢产量全球占比首次超过50%,2019年全球占比上升到53.3%。

粗钢的背后是天量的铁矿石需求,我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消费国和进口国,全球75%的铁矿石都流入中国。仅去年一年,中国铁矿石进口量就为10.69亿吨,连续四年保持在10亿吨以上的高水平,铁矿石对外依存度达到80.4%;同时,2019年中国进口铁矿石累计金额首次突破1000亿美元。

具体来看,我国的铁矿石进口严重依赖于澳大利亚和巴西,前者占比约70%,后者占比约20%。实际上,这也和全球铁矿石市场的竞争格局维持一致,全球铁矿石领域已经形成类似寡头垄断的局面。巴西的淡水河谷(VALE),澳大利亚的力拓(RIO)、必和必拓(BHP)和福蒂斯丘(FMG)是四大巨头,占据全球铁矿石市场50%以上的市场份额。

铁矿石严重依赖进口,且海外供应集中在几个巨头手中,这意味着我国的铁矿石供应非常没有安全感,而且就算我国是全球最大市场,也没有铁矿石的定价权。供应安全和定价权,是我国铁矿石面临的两大难题。

那么,中国铁矿石要如何破局呢?当前,我国主要采取了三方面的举措:一是通过增加铁矿石的替代品——废钢的使用,减少铁矿石进口依赖;二是通过钢企的战略重组,提高中国钢铁买家的议价权;三是增加铁矿石的人民币跨境结算,且发展铁矿石螺纹钢期货,谋求铁矿石的话语权。

长期来看,我国还将高度依赖海外铁矿资源的输入,从当前全球供应格局来看,铁矿石供应平衡也处于相对较为宽松的状态,中国钢铁生产所需铁矿石应较为充足。但提高铁矿石供应安全始终是个重要课题,未来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文|邱榕 题|陈佳丽 图|饶建宁/卢文祥 审|程远

相关推荐

外媒:断供铁矿石 澳大利亚找到遏制中国“核武器”

【文/观察者网 王世纯】“五眼联盟”中的澳大利亚近期国内反华表演不断,而美媒也趁机“煽风点火”。9月12日,彭博社刊登题为《澳大利亚在对华外交决策上有‘核选项’》的评论员文章,鼓吹澳大利亚在对华外交决策上将铁矿石用作“末日武器”。

文章将中国近年来增加进口澳大利亚铁矿石渲染成“对澳依赖”,并且声称中国在疫情后的经济增长“极度依赖基建”,因此澳大利亚可以通过“限制铁矿石出口”的方式来针对中国经济。

不过,文章也承认,打铁矿石主意会对澳大利亚造成“同样大的伤害”,同时将导致中国也在寻求多样化的铁矿石来源。

彭博社报道截图

彭博社9月12日刊登了一篇名为《澳大利亚在外交决策上有‘核选项’》的文章,再次鼓动澳大利亚在铁矿石出口搞“小动作”。

文章开篇就宣称,经过多年的缓慢恶化,中国和澳大利亚之间的外交关系近期以来“急剧恶化”。从澳大利亚野蛮粗暴搜查中国记者住所,到农产品贸易争端,甚至游泳比赛,都是中澳关系“急剧恶化的反应”。

文章随后表示,尽管经历了这一切,两国贸易关系的基础一直出奇地稳固。今年以来,中国从澳大利亚的进口比去年同期增长了75%。

之后,这篇文章开始直奔主题:铁矿石。文章称,两国贸易中的核心产品是铁矿石,这对中国经济能力“绝对至关重要”。过去12个月,中国从澳大利亚进口了7亿吨铁矿石,是2010年代初中关系较好时的两倍多。除了铁矿石以外,中国还依赖澳大利亚的煤矿。

文章继而“画风一转”,开始给澳大利亚“支招”。文章渲染称,对中国来说,这(大规模铁矿石进口)是一个令人吃惊的弱点——但就像任何核选项一样。

文章宣称,在疫情之后,电力和房地产等由政府主导的建筑和工程行业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来源”,这台经济机器依靠钢铁运转,而澳大利亚在这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文章称,大利亚政府试图在两国之间的外交争端中把这条供应链变成一件武器,那这将是针对中国经济管理能力的核心力量。

不过,文章在最后也承认,打铁矿石主意是一丙“双刃剑”。文章称,这是一种“末日武器”,对依赖出口的澳大利亚和渴求进口的中国造成的伤害一样大。文章最后也承认,中国企业完全可以从几内亚之内的地方寻找替代出口来源,事实上,中国企业已经与几内亚签署了能源协议。

几内亚西芒杜铁矿 图源:社交媒体

当然,在美媒的“煽风点火”前,澳大利亚国内也有右翼分子发表过“中国极度依赖澳大利亚铁矿石”的言论。8月初,澳大利亚知名右翼电视台天空电视台就刊播澳大利亚亿万富翁帕尔默的“暴论”,帕尔默声称:“如果没有澳大利亚的铁矿石供应,中国经济就将崩溃”。

那么中国真的如文章所说,需要“依赖澳大利亚铁矿石”嘛?

中国工业新闻网此前刊登文章分析,作为钢铁需求最大的国家,我国铁矿石资源高达80%比例来自国外。当前我国铁矿石来源中60%来自澳大利亚,约20%来自巴西。

面对单一来源带来外交争端、政治风险,我国一直在寻求多样化铁矿石来源,以控制供应风险和价格波动。

一方面,我国在提升国产铁矿石的采购比例。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钢协党委书记何文波建议,铁矿石定价机制亟待调整,降低铁矿企业综合税费负担,适度提高国产铁矿供给,并积极推进海外资源开发。其他代表也提出相似的看法。

另一方面,我国在寻求其他来源的铁矿石,替代澳大利亚铁矿。巴西经济部近日发布数据显示,在巴西进出口贸易总体下降的情况下,对华贸易保持增长:上半年巴西和中国双边贸易额为510.5亿美元,同比增长6.5%。其中,巴西对华出口额增长14.6%,为343.5亿美元,占巴西出口总额的33.8%。中国继续保持巴西第一大出口目的地国地位。另据巴西经济部的相关统计显示,巴西原油、铁矿石对华的出口额分别约占其出口总额的58%和66%。

而近期我国对于澳大利亚的铁矿石进口已经出现显著下降。根据我国海关总署最新数据,8月份,中国较前一月削减了10.9%的铁矿石进口,仅进口了10036万吨,而中国第一大进口来源的澳大利亚或首当其冲——对华出口或迎来大降。同月,澳大利亚对中国商品出口额下降超过26%,使得今年以来,澳大利亚对华出口总值同比下降7.5%,至757亿美元。

8月份,中国从澳大利亚的进口同比下降26.2%,至88.1亿美元,而当月中国进口总额下降0.5%。中国对澳大利亚的进口降幅,超过了其他所有国家,为降幅最大。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为自媒体平台“网易号”用户上传并发布,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责任编辑:吴金明_NB17976)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